凌域

凌域万丈 光心千里。

命中注定【繁星|现背】03

很肥的一章,一章顶两章!呼呼~

*上章请戳:02


因为课程安排不同的关系,两人平时不常见到,但连着两个礼拜的周末,吴亦凡都和张艺兴玩在一起。张艺兴是爱闹腾的人,跟他同行时,就算是早就看过了的景色,也像未知的冒险一样充满惊喜。他会为自己顺口做的两三句不知准确与否的景点解说假惺惺地卖力鼓掌捧场——“吴亦凡你还真像个专业导游呢哈哈哈哈哈”,也会莫名其妙东张西望着就跟丢了自己的步伐,消失在了人群中,搞得吴亦凡不得不时刻紧盯着他。打篮球时精力充沛得像原野上驰骋的小狼(虽然得分还是没有自己多),一下场掏掏背包又是忘带水杯又是忘带宿舍钥匙,果然还是那只呆得让人哭笑不得的兔子。从KTV回来后,他们还会互相给对方看自己作的曲子,先是彼此吹捧一番,又大聊一通为谁写了哪一首的少男心事。聊起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来,两人都乐此不疲,直到笔电快没电了才散。


第三个礼拜的周五,吴亦凡边吃着晚饭边给张艺兴发短信:“这周去南山塔怎样?”

可是一直等到很晚很晚,晚到吴亦凡都破天荒地成了一整层练习室里最后一个离开的人了,张艺兴还没有回他短信。

他本能地觉得不对劲,心里又有一个声音说“喂喂吴亦凡你是不是有点太玻璃心了啊”。这么纠结着,他还是特意绕道去了舞蹈教室那边,鬼鬼祟祟地朝每一个房间窗口都打探一遍。

“Kris?难得你今天也练习到这么晚啊?”两个相熟的练习生刚好打开门走出来,把正试图透过门缝看看里面是谁的吴亦凡吓了一跳。

“啊,今天新学了一段BBOX,太难了,太难了。”他生硬地敷衍道。

两个人都一副“太扯了吧”的狐疑表情,随后又说:“那一起走吗?”

“不了,你知道艺兴在哪里吗?”

“艺兴?”两个韩国人有点艰难地发着这个中文名字的音,“不认识。”

告别了他们俩,吴亦凡有点郑重地为张艺兴担心起来:这两个小孩属于挺容易亲近的性格了,他都来了好几个星期了,每天在一起练习,怎么还居然是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程度。

又看了好几间,吴亦凡终于发现一个没开灯的教室里的木地板上好像躺了一个黑影,一动不动的,安静得不得了,一点也不像他平常看到的张艺兴。他敲敲门就进去了,大声地问:“嘿,怎么不回消息?”

张艺兴愣愣的,手撑着慢慢半坐起来,半晌才软乎乎地回答:“你怎么来啦……”

“你不回我消息啊。”吴亦凡坐到他旁边。

张艺兴拿出手机来看看:“哦,这个啊,这周末想好好练习,不出去玩了。”说着又躺了下来。

吴亦凡低头端详他的样子,那对酒窝早已偃旗息鼓,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身上仍是汗涔涔的,衣服也沁湿了一大片。他叹了一口气,也跟着躺了下来,轻轻呢喃着,“也行。”

两个人就这么静默无言地躺了好一会儿,吴亦凡甚至感觉自己都快睡着了。

“吴亦凡,”张艺兴突然侧过身来看着他,“你能不能跳个舞给我看呀。”

“什……什么?”吴亦凡吓得弹坐起来。

“跳个舞给我看吧。”张艺兴一脸真诚。

吴亦凡紧张地摇摇头。

“不可以吗?”

继续摇头的老吴。

“你也一定跳得很好吧。”张艺兴放弃了劝说,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若有所思地念叨着。

“你就为了这个啊,”吴亦凡松了口气,“慢慢来,都会好的。”

“我觉得大家都好厉害啊。比我厉害多了。”他的语气听起来虚弱极了。

“那不是肯定的吗,你才来了多久,着急什么。”

“我能跟你说实话吗吴亦凡,”张艺兴蹭地坐了起来,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每次上完课了,大家就聚在一起聊天打游戏,我还想着周末跟你出去玩!虽然非常开心,可是我真害怕自己在这样的氛围里,永远都达不到人家那样的高度。”

吴亦凡凝视着他,“你先告诉我,是受什么刺激了?”

“也没什么,就最近看了几场前辈的battle,实在太精彩了,再看看自己,真是……唉,一言难尽!今天妈妈电话里问我学了几个舞了,我只能转移话题!”说到懊恼处,他不禁恨恨地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我只能说,循序渐进。”吴亦凡认真道,“你现在好好练习,一年以后,肯定比今天的我要好。”

“太慢了,我进步得太慢了,别说最要命的舞蹈了,到现在我连语言课都应付不过来。”

“那就好好用功啊,”吴亦凡拍拍他的肩膀,“在我看来,你的问题在于太急于求成了。”

“我怎么能不急?来之前我还以为练习生的生活会吃很多苦呢,没想到是这样,有吃有喝,有说有笑,越是宽松,我就越是紧张,每次玩过之后,都觉得落后了别人许多。每天自由安排的时间多得不得了,可我都只不过是在自己毫无章法地埋头乱搞,等于这些时间全是浪费的。我现在在想,这些日子是不是过得太幸福了?现在笑哈哈地练习,以后恐怕会哭吧!”

吴亦凡下意识地有些不认同,“你别把练习生活想得太妖魔化了吧?”

“妖魔化吗?”张艺兴双眼里写满了发自内心的疑问,“可是在我看来,这就是理所应当的呀。”

吴亦凡哑然了。虽然他也为初来乍到时自己的菜鸟自卑过,也看着前辈们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羡慕过,但他从没想过这么多。一直以来志得意满的他,运气也向来不错,从未要求过自己非要做到第一名不可,却也挺快就升到了B班。他没什么野心,因此也没什么自我约束的意识,做不到的事就放弃,擅长的事就继续努力,他觉得这都是很正常的事。一切都顺其自然,机缘巧合下通过了Audition,机缘巧合下成了大家都看好的Rapper。同伴们都听从公司的安排勤加练习,他就也跟着大家练习;有人叫他一起回去,他也不会刻意留下,但就是这样随心所欲地过活着,他也能凭天赋做到很好的程度。当然,他也会为了妈妈的希冀跟自己说些加油鼓劲的话,却从未像张艺兴一样这么严苛地对待自己过。他没料到这个看起来不谙世事的小子有这么强的胜负欲。

他有些惊讶,但也表示尊重,不想与他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就只好说:“别难过了,回家吧。”

“好吧,”张艺兴本还是一脸委屈的表情,随后想到什么似的,朝他讨好地一笑,“那你能跳个舞给我看嘛?”

“不能。”眼看话题又被扯了回来,吴亦凡皮笑肉不笑地瞪他一眼。

“哎哟喂,害羞什么嘛,迟早有一天会看到的。”张艺兴坏笑着,起身去拿东西,忽然“哎呀”一声,“耳机好像又找不见了……”

“我该说你什么好……以后谁要跟你同宿舍啊,可真是倒霉!”吴亦凡无奈道。

两人貌似又回复了正常的气氛,插科打诨着往宿舍走去。

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当吴亦凡一遍遍回想着张艺兴的话时,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在他脑海里冒出来:以前那个每晚打篮球到凌晨四点的吴亦凡,害怕技不如人因此拼命练习的吴亦凡,不也是像现在这个张艺兴一样想的吗?我没有为出道像他一样努力,是不是因为这不是我最热爱的事情呢?

这是第一次,吴亦凡觉得这条路可能并没有那么适合自己。


又过了几天,到了吴亦凡的生日。

像过去一样,他在闲聊的时候随口跟几个相识的朋友打了个招呼,说自己晚上在练习室请大家吃蛋糕,想来的都欢迎。他没有一定要邀请谁来的习惯,换句话说,就是不觉得缺了谁就会无聊或者遗憾。可是一想到张艺兴,他却有点动摇了。

这几天,吴亦凡总是不自觉地拿出自己的诺基亚来翻了又翻,和张艺兴为时不长的短信记录还停留在“这周去南山塔怎样?”没有变化。他还没跟张艺兴提起过自己的生日,这呆子大概是不知道的,被韩语困扰的他好像朋友也还不多,会不会有人特意告诉他呢?他更担心的是,也许张艺兴早就听说了自己的生日,也只想着要专注练习呢?上次两人聊起了不开心的事,张艺兴还会像以前一样和自己那么要好吗?

而被吴亦凡记挂着的张艺兴正在练习室跟两个韩国练习生练舞。这两个练习生是他最近偶然在练习室闲逛的时候才遇到的,他第一眼看到他们的舞蹈就被那干净利落的动作所吸引了,于是立刻请问对方能不能跟着他们练习,聊天之后才发现人家竟是比自己还小三四岁的孩子。虽然自己韩语仍然不好,但他们完全不计较,还会顺便教自己一些奇奇怪怪的跳舞口诀,所以还挺合得来。练习一整天下来,舞学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三个人时常莫名其妙地就闹到笑作一团。

这天晚上到了快十点的时候,大家都闹得有些精疲力尽,两个小鬼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今天这么早就结束吗?”张艺兴边用白毛巾擦着汗边问他们。

“是啊,今天我俩有点事,要去吃一个朋友的生日蛋糕。”其中一个回答。

“啊,等等,”另一个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瞪圆了眼睛看着旁边的伙伴,“Kris哥是不是来找过艺兴哥来着?”

“哦,好像是!”第一个也惊呼起来,“当时我们还不认识艺兴哥呢!现在想想,Kris哥念的那个中文名字就是’艺兴’吧!”

“艺兴哥,你认识Kris哥吧!”两人都齐刷刷地看向还没反应过来的张艺兴。

“嗯,认识啊,怎么了?”

“他今天生日哦,你也一起来吗?”

“好啊!”张艺兴爽快地答应了,随即又嗔怪地念叨一句,“这家伙也太不够意思了,都没告诉我。”


人聚得越来越多,大家围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聊天,欢声笑语洋溢在快活的空气里。坐在中间的吴亦凡虽也微笑地应和着,切蛋糕的手却有些犹豫,一刀一刀划得能有多慢就有多慢,拖泥带水的动作似乎也微微显示出他内心的低气压。“果然还是给张艺兴发个短信吧?”吴亦凡有点无奈地想。可是他却总觉得太刻意了,好像有些违反自己“顺其自然”的交友准则似的,又别扭地在心里劝自己“干嘛要这么在意他来不来呢”。

“Kris哥,生日快乐!”三个人簇拥着浩浩荡荡地走进来,就着已经围成的大圆圈插了个缝坐下了。在这其中,吴亦凡终于看到了那张熟悉的笑脸,那个小酒窝招摇地显露着,面对有点陌生的交际圈腼腆地打着招呼,又雀跃地朝自己这边挥挥手。他一时间竟恍然有种被上天眷顾的错觉,切蛋糕都顺手了些。

蛋糕一切好,本来就叽叽喳喳的人群变得更热闹了,奶油自是留不住的,在一片混战之中,大半都到了吴亦凡的衣服和头发上,他也毫不客气地反击着,局面却是更加混乱了,让人分不清战斗的方向,欢呼声哄笑声嬉骂声此起彼伏,甚至还时不时夹杂点惨烈的尖叫声。这么闹腾的场面,不知道会不会吓到那只小白兔呢?可当吴亦凡透过人群找到他的身影,他竟是意外地比谁都疯呢。

大战不知持续了多久,闹够了的人们陆陆续续地散了,只有张艺兴心照不宣地留了下来,细心地帮吴亦凡收拾一片狼籍的教室。他的其他朋友则是看见有人在殷勤地帮忙,就都自然而然地先回宿舍忙自己的事了。

“哇……搞成这样,一定得好好擦擦,不然明天会被老师骂死的!”张艺兴用纸巾蘸着水,用力抠着木地板缝隙间的痕迹。

吴亦凡边捡拾着散落在地上的蛋糕盘,边看着他无比卖力的样子,有点好笑道:“你怎么做什么事都那么一本正经的啊,简直傻得可爱。”

“我傻?”张艺兴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哼,看在你今天是寿星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了。”

吴亦凡继续埋头捡拾着,“其实,我还以为今天你不会来呢。”

“怎么会呢?只要我知道,肯定就会来的呀。”

“怕你不知道啊。”吴亦凡有点心虚地小声回答。

“你还怕呢,”说到这儿,张艺兴露出了不满的表情,“我们还是朋友吗!都不告诉我一声,幸亏我消息够灵通!”

“行行行,我道歉我道歉,多谢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还帮我收拾。”

“那可不,你不够朋友,我可把你当朋友。”他还是气鼓鼓的。

“朋友”这两个久违的字眼,让吴亦凡有些发愣。不是“friend”,不是“亲故”,而是“朋友”,这两个字的份量如此真真切切,就像两颗甜蜜又火力十足的糖衣炮弹,让他坚硬的外壳霎时有了裂缝。

“喂喂,刚才许了什么愿望?”张艺兴好奇地问。

吴亦凡脸上是风轻云淡的:“没许愿,直接切了吃了,哥不搞那一套。”

“那你生日就没什么想要的?”

“想要的?没什么特别想要的,现在不就是想早点出道吗。”嘴上这么说着,吴亦凡却感到上天似乎真的已经赐给了自己一个好得不得了的礼物。

“哎,刚才的蛋糕都打了奶油仗,肚子饿吗?”收拾得差不多了,张艺兴摇摇想得出神的吴亦凡。

“有点儿。”

“那走着,”张艺兴得瑟地朝他一挑眉,“今天知道的太晚,没时间准备礼物,爷请你去吃炒年糕!”

“走啊。”


从小辗转在不同的国度和城市,不得不和各色人等相处,被复杂的成长环境打磨出了一套圆滑的处世规则,也习惯了用完美的社交形象示人;

由于失去得太多所以早早学会了割舍和不强行挽留,不去许漫无边际的愿望,是因为知道能够将它们实现的只有自己;

以为维持着不偏不倚的中正态度就是成熟、于是压抑着自己真正喜好的吴亦凡,有过太多萍水相逢、不咸不淡的友谊,可是第一次,他尝到了甜味的友谊,而这一切,都只因为一个才刚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小鬼头。

他发觉自己的心正在被慢慢软化。


第三章  命中注定的生日趴  完


继续碎碎念

教他跳舞说脏话比他小三四岁的两个韩国小孩是谁呢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都懂的:)

老张没在而立里指名道姓写我也就不挑明了吧:)

后面会不会出现更多队友我也不知道:)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