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域

凌域万丈 光心千里。

【异坤】All Kill One Kill(上)

*高中生背景

*风云学长x天才学弟

*xxj文笔小甜饼




王子异和蔡徐坤是同一个重点高中的前后辈。


蔡徐坤刚入学时,升上高二的王子异刚刚高票当选学生会主席。他是世上很难得的那种学生:为人正派,循规蹈矩,深得老师们的欣赏;因为很讲义气,加上篮球打得好,又和校队那群时常寻衅滋事的浑小子们称兄道弟。男孩子之间的偏见是心照不宣的,成绩好的看不上成绩差的捣蛋鬼,成绩差的又觉得好学生们是死读书的眼镜宅,偏偏王子异和谁都能打成一片,甚至颇有威信。女生就更加了,体育课坐在教室刷题的学霸女偷偷把剑眉星目的他当成理想型,逃课纹身的叛逆小太妹也为他篮球背心下偶露的胸肌心动不已。总之,王子异在这个学校是男女老少all kill的存在。


但是他好像没有kill到这个叫蔡徐坤的新生。两人年纪相差两岁,但是蔡徐坤小学时跳了一级,所以只隔一届。他从小就是天才人设,年龄最小,成绩却名列前茅,再加上长得好看,完全就是蜜罐里泡大的幸福小孩,长辈和老师都娇娇一般宠着,同学们也把他当聪明可爱的弟弟看待。可来到这个学校,谁都是原来前几名才考上的,人人都身怀绝技,光彩熠熠,蔡徐坤觉得压力很大。虽然入学考试仍是第一名,但是第二名的分差居然咬得很紧。“我以前都超三十分的,”蔡徐坤懊恼地咬着笔头想,“十几分真的太少了,看来不得不加油了。”


更要命的是,蔡徐坤还碰上一个总看他不顺眼的班主任,动不动就喜欢敲打敲打他。他上课开小差惯了,以前老师顾念他年纪小不懂事,更何况功课也没落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可现在的班主任冷不防就要cue他起来回答问题,一开始答对了还能坐下,后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得去教室后面罚站。天之骄子的蔡徐坤哪曾受过这种待遇,秋天的下午灰蒙蒙地下着雨,雨丝在玻璃窗上织出繁复的网,教室后门开着,穿堂风瑟瑟而过,他垂着头,感到自己的高中生活可太不顺利了。


下课的时候,老师一个冷冷的眼神朝他一瞥,示意他跟自己去办公室。他颓丧得像偷吃鱼干被抓包的小黑猫,叹了口气,还是乖乖跟了过去。


他就是这样撞见了在办公室门口等人的王子异。原来他的班主任是王子异高一时的班主任,王子异作为班长,来转接一些学生档案。平时对自己凶巴巴的班主任见了王子异一下子就喜上眉梢,连连夸他竞选演讲有多大方得体,当选会长是实至名归,而王子异一个劲谦虚地推说自己只是运气好,要继续努力,听得一旁的蔡徐坤忍不住酸得抬头望天。偏老师还冷不丁拍他的肩膀:“看见没蔡徐坤,这是老师上一年带的优秀学生,现在是全校的学生会主席,踏踏实实勤勤恳恳,比你可强不知道多少了!”


从小被当作“别人家孩子”对比夸奖的蔡徐坤还是第一次成了被比下去的那个,他恨得牙痒痒,面上却还是一副老实挨训的乖巧表情。忍过一番冗长的说教后,他回到班里,还是忍不住好奇问同桌:“刚才办公室门口那人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王子异啊,全校男神!”同桌一脸崇拜的表情。


他气鼓鼓地想,原来这个学校学生的取向是这种的!也太没个性了。



国庆前要办迎新晚会,自认为很有个性的蔡徐坤帮班里编排了一个篮球+街舞的创意节目。海选由学生会负责审查,王子异坐在礼堂第一排,拿着手中的节目单轻飘飘扫了一眼,来自十几个班的三十多个节目,就挑中了蔡徐坤的。


蔡徐坤一愣,但还是镇定自若地带着同学们上了台,顺畅地把节目演完了。一曲终了,评审席交换着意见,明显反响不错,王子异便沉声说道:“很有新意的点子,但是有几个动作衔接还可以更好,下次你们排练叫上我吧,我去看看,帮帮忙。”


蔡徐坤本来也知道自己排得仓促,之后肯定要调整,但偏偏说这话的人是王子异,他就被戳中了反骨似的不服管,佯装礼貌地说:“这个就不麻烦学生会啦,我本来就打算联系街舞社让他们帮忙调整下动作。”


王子异低头笑笑,没说话。评审席一个学姐答:“我们会长大人是街舞社社长。”


蔡徐坤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下的台。他灰溜溜地从礼堂回到教室,想到刚才那一幕,脸红得透顶。同桌问他节目选上没,他点点头;又问怎么这幅表情,他摇摇头,心里却在破口大骂,妈的,你怎么不告诉我王子异还会跳街舞?



迎新晚会意义重大,一方面是一年一度新生展示的舞台,一方面是全校师生国庆长假前的狂欢,一方面还是隐藏的学生会招新广告,一次海选,两次彩排,一次正式演出,学生会都全程跟进,打点大小事情。


经过一次排舞,蔡徐坤其实已经对能力出众又耐心温柔的王子异有点认可,但还是梗着一口气不想跟他过多接触。可他是这个节目的负责人,要确认服装,音乐,灯光,出场顺序,舞台效果,总免不了和学生会来来回回地打交道,恰好王子异又是个过分有责任感的会长,事无巨细都要过目。开会的时候,部长们和负责人们热烈讨论着,王子异多数时间都不发一言地听,到有分歧的地方就一锤定音,总能让两边都满意。


带妆彩排的前天夜里,总算是开完最后一次会敲定了全部事宜。散会后,蔡徐坤去了趟洗手间,然后回会议室拿书包走人。大家都走光了,房间里静悄悄,只有王子异还专注地坐在桌前,对着电脑鼓捣着什么。这是蔡徐坤第一次和王子异单独相处,他感到莫名尴尬,踌躇了一会儿,怯怯地说:“会长,怎么还不走?”


王子异像是才发现旁边有个他似的,回答:“哦,是你啊,刚好,来看看?”说着把电脑屏幕亮出来给他看。


蔡徐坤忐忑不安地走到他身边,端详着视频剪辑界面里的半成品短片,一看就是快剪技术流,镜头剪切出乎意料,看得人眼花缭乱。


“这真好看!你剪的吗?”蔡徐坤发自内心地夸赞。


“嗯,”王子异轻轻点头,“我想了想,你们节目的背景LED屏还是不能就只放个图片,不好看。”


蔡徐坤一愣,他没想到王子异是给自己剪的,下意识居然有点受宠若惊,呐呐出声:“你干嘛给我……们的节目剪啊。”


“我也喜欢篮球和街舞嘛,希望它好看点。”


听到这,从小就被身边的人各种宠爱有加的蔡徐坤,不知道怎么突然对王子异的照顾十分抗拒,反倒有了脾气:“你不能这样……你是会长,又不是打杂的,剪视频这种事,你要是觉得有必要,交代别人、或者直接告诉我就行了嘛,凡事都亲自来,这样多累啊!”


王子异脸上还是温和的表情,不紧不慢地说:“没事儿,我随手就做完了,好看就行了嘛。”说着接着剪片子。


蔡徐坤可看不惯了,这人怎么回事,讲都讲不通,人善被人欺懂不懂,明明是学生会主席,怎么还这么怂!想转身就走,脚步却定住了挪不开,犹豫半天,还是拉了把椅子乖乖坐了下来看他剪辑,语气却还是不情不愿的:“真没办法!那我陪你一起吧。”


演出自然是大获成功,蔡徐坤班的节目成了当晚绝对的焦点之一。舞台中央的蔡徐坤做了蓬松的头发,笑容坦率如同舒展的玫瑰,白色T恤和黑色西装裤修饰着四肢颀长,动作行云流水,配合着背景屏不停切换的光影,闪耀得让人移不开眼。


王子异在台下默默翘起嘴角,这夜班没白加呀。



国庆假期过后,学生会正式开始招新。迎新晚会期间大家都忙着拉人,蔡徐坤因为长得可爱能力又强,被不少学姐搭讪过,但他听了王子异的建议去了宣传部,从此成为了校内许多活动的主持人。这活事儿少,不耽误学习,只消前一天顺顺流程背背稿子,就能拿下许多加分。


蔡徐坤的主持总是非常得体,风度翩翩,娓娓道来。只有一次失态,是篮球赛决赛,王子异的班对高三某班,蔡徐坤被任命为解说。


高三的学长们因为是最后一届比赛,求胜心切,打得又狠又急,场上不断有冲撞。球场无兄弟,王子异虽然私底下跟他们关系还行,但到底是对方主力,被防得寸步难行不说,多半肢体接触还是冲着他去的。这场的裁判蔡徐坤是有所耳闻的,作为教练,和临毕业的校队成员们颇有感情,果然不明显的犯规都没吹哨,就这么一直拖拉下来。比赛过半,眼看王子异体力不支,场上比分依然胶着,蔡徐坤心里急得直跺脚。


于是下半场的比赛,他就不再看裁判的脸色,开始旁若无人地直接点评:“高三红队31号刚才好像带球走步了?这个进球能算吗?我们听一下裁判的决定。”然后十分无辜地盯着裁判,似乎真是在诚心询求他的意见。裁判看看了沸反盈天的观众席,还是勉强双手在胸前滚了一下,示意不得分。


比赛继续,蔡徐坤又不动声色地评论:“蓝队拿到球……现在到了篮下,怎么回事?双方肢体接触有点密集啊?......漂亮!7号一个假动作甩开了对方的夹击,现在上篮了!诶?被抢断了?大家觉得这是抢断还是故意干扰啊?”说完再次噤声看着裁判。于是裁判又不得不示意蓝队7号,也就是王子异,得到罚球机会。


在蔡徐坤的隐形监督下,这场困难重重的比赛,总算是让高二赢了下来。散了场,蔡徐坤正收拾着播音台上的讲稿和资料,大汗淋漓的王子异笑嘻嘻地朝他走过来。播音台在环形看台第一排,和球场隔着护栏,王子异就隔着护栏冲他喊:“快,水给我喝口。”


“我现在是个雨人……”王子异抹去额头上滚落的汗珠,不好意思地笑。


“……”蔡徐坤暗自吐槽,球队的替补席板凳边好几箱矿泉水呢,干嘛非跑我这儿来要水喝,但还是乖乖把播音台上自己刚喝过一半的水瓶抛给了他。


王子异稳稳接住,仰头大口灌着,汗珠沿着他的脖颈滑入篮球服下,蔡徐坤赶紧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继续收拾东西。


“待会儿球队庆功宴,一起去吧?”王子异邀请他。


“啊?我去干嘛啊?我都不认识几个人……”


“认识我就行了。”


“什么呀……”


“去吧,”王子异用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抬头看他,眼神亮晶晶的,“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大家都说要感谢你。”


“那好吧……”


蔡徐坤站起来,绕过看台的护栏慢吞吞地走去王子异身边,不由得心想,怪不得全校人都喜欢他,还……还蛮有道理的呢。



评论(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