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域

凌域万丈 光心千里。

四根刺

*全网最晚出道贺文,短篇一发完

*营业+假戏真做设定

*从丸子视角看出道舞台

*喜欢却不敢表白的丸子

*强大又脆弱的玫瑰

----------------------------------------------



会到此为止吗?王子异心想。


他僵立着等待最终排名的发布,站位是按上一次排名分配的,第五名的他刚好在第一排正中央。


越到尾声的时刻,越感到怔忪的平静,四个月的记忆扑面而来如同潮涌,不断在他心中堆叠起闪光的泡沫,梦幻而又咸涩。铺天盖地的热烈气氛中,他有些艰难地控制着吐息,胸腔感到近似溺水的窒息,又仿佛满满地被海水占据,稍微的扰动都会溢出些什么来,他不得不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才能保持一贯的沉稳。他环视四周,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出奇的一致,话多的,爱笑的,小动作频繁的,此刻都凝重得像等待已久的蝶蛹,被无形的什么束缚着,又迫不及待要破壳而出。


王子异的余光悄悄瞟过蔡徐坤,他站在最边缘处,表情看不真切,但被强烈的镁光灯打出闪耀而锋利的侧影。


不知道见过多少次这样艳光夺目的侧影了,王子异心想。今天他和蔡徐坤几乎没怎么说话,两个人互惠互利的约定彼此都心知肚明,Forever舞台最后的相背而立之后,这场戏就该走到了完结。


他的目光顺着流光溢彩的LED廊道,延伸到对面高台上的九个纯白色座位。还是好眷恋啊,眷恋这个舞台,这个可以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的舞台。


王子异觉得一切都有种一语成谶的宿命感,如果真能如最初选择的一般,坐上第二名的座位,那么就能理直气壮地站在离他最近的位置,看他披金成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几番缠斗下来终究只是这个不上不下的名次。自己还是不够好吧,想正大光明地守护,又只能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一直以来的梦想,也许触手可及,也许又是一场空欢喜,拳头握紧了又放下,决定还是听天由命。




先宣布的是第八名,是名次一直很稳从没降过的小鬼,看来这次粉丝爆肝得厉害,有人挤进了原本固若金汤的上位圈。他有点担心。


“现在宣布第七名。”


王子异仔细听着。有摄像机在刻意捕捉相关练习生任何微小的反应。听到pd说是mask组的练习生,王子异心里一滞:是自己吗?他有点管不住自己脸部的肌肉了,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入镜,他没办法思考。坤坤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会心下了然地想到自己吗?


“简单快乐的王子异。”


他感到浑身脱力的轻松,转过身去跟伙伴们拥抱,性格随和的他人缘一向很好,马上就被祝贺的朋友淹没。冲破天际的幸福之中,他被一只霸道的手拎着肩膀从人潮中捞出来,蔡徐坤一个箭步闪现在面前,把他和其它所有人隔离开来,不容多加思考,便结结实实地环抱住他。他尚未调整好方向,踉跄着差点踩到对方的白鞋,才回过神来紧紧相拥。


“你不是说……我还以为……”老实人喃喃自语。


台下有粉丝在尖叫。他笑了,这多么像粉丝拍到的那个他们的名场面,上一次是他缓缓穿越人群到他身边,这一次是他的坤,急不可耐地把人群拨开,两个人几乎是撞进对方怀里。


“祝贺你。”蔡徐坤脸上的笑闪耀如蜂蜜的光泽,甜美的回味让他晕眩。


王子异按了按剧烈跳动的心脏,走上滚动着自己名字的廊道,不时停下来双手合十情真意切地向台下鞠躬。特意站成庄重的丁字步来稳定好自己的情绪后,他开始发布感言,也不知道怎么了,口中的话从面面俱到的感谢,不自主地滑向情谊和缘分,“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练习,”他差点要说出蔡徐坤的名字。对上廊道那边人笑意盈盈的眼神,他顿了一下,责怪自己怎么会有如此冲动如此危险的想法,又紧急刹车七拐八弯地转向到感谢导师。直到坐定,他还在反省自己怎么老是一想到蔡徐坤,就总有这种不理智的想法生起,情不自禁地滑跪,情不自禁地犯傻,情不自禁地肢体接触,情不自禁地挺身而出。本以为自己在克制力上一直修为颇深,却总是在蔡徐坤面前不断破功,像探险家看见星星,收敛不了想靠近的愿望。


下一个上来的是朱正廷。听到他坦坦荡荡地说出“Justin我等你”,王子异感到由衷地羡慕,又佩服他总是这么坦率真心。也许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够这样坦然地大声告白吗?


蔡徐坤是这么做过的,王子异怔怔地回想。在九十九个人里挑中自己做他第一个并肩同行的伙伴,又直接cue自己来回答pd的问题,虽然是在他们“营业”期间。他无法揣测蔡徐坤当时行云流水地说出这些话是出自真情或者假意,却依然全情投入地配合。比起宣之于口,王子异更习惯身体力行地实践两人的约定,对他处处留心,时时照顾,不知不觉早已超过了界限。本以为自己比他还大上两岁,对于掌握公私泾渭的分寸应该更加熟稔,不至于过分痴迷地深陷,却到底是没能抽身。对此,他无法不觉得丢人,但也只能隐秘地按下不表,不愿困扰到一心一意奋发上进的蔡徐坤。能和喜欢的人一起留在喜欢的舞台,他已经很满足了,不敢再奢望别的。



宣布名次的过程虽然漫长,但对王子异来说已没有那么煎熬,因为他在乎的只剩下C位是不是蔡徐坤。


他屏息期待着,双手攥得紧紧,一听到pd念出“蔡徐坤”的名字,就控制不住地跳了起来,双手高高扬起,像在感谢神明。


蔡徐坤的堤防也在尘埃落定的一刻瞬间崩塌,波澜壮阔的情绪升腾着,溃成眼泪滚落下来。王子异揪着心听他泪水淋淋地讲着出道感言,没人能比他更了解蔡徐坤想说的,讲出口的每一句话,不过是向他心里层峦叠嶂的决绝、渴望和热爱,蜻蜓点水般地碰了一下,又害怕被看穿似的,草草地收回去。这一次,他终于扬眉吐气地站上顶点,那个第一的座位不再是一期两期让他窃喜又患得患失的临时居所,而是即使是在一年半后也被人铭记的,属于他的,永远的王座。


王子异为他高兴,又生出银幕落下、使命完成的终结感。他心情复杂地站着,等待已经整理好自己的蔡徐坤带着完美的笑容走到自己身边来,忽然不知所谓地瘪了嘴,以掩饰自己的心疼,抬手要和他击掌。他想得很好,以这样的姿势拥抱不会贴得太近,刻意表现出一些疏离,对于他们以后的相处该是个不错的过渡。


可是蔡徐坤几乎是立刻就松开和自己击掌的手,像终于被看见委屈的小孩一般用力地加深这个拥抱,不动声色地偏头,湿漉漉的脸颊就蹭进他的颈窝。他一靠过来,王子异就感受到了怀里的人果然不过是十九岁的孩子,即使经历过再多大风大浪,仍然会害怕,会撒娇,会不自觉地依赖自己的肩膀。他看不见他的表情是如何狼狈,只感到他每个指关节都在努力让自己和他贴得更近。刚刚以绝对的断层优势拿下第一名的蔡徐坤,在王子异的怀里却娇弱得像雨夜里长途飞行历尽艰辛的幼鸟,华丽的羽毛如今湿答答的,太需要一个暖烘烘的巢。他心下一软,像哄要听摇篮曲的孩子,温柔地抚上他的背。


在终场漫天的金色花屑里,王子异极具浪漫性地做了一个决定。他一直清楚自己野心勃勃,付诸行动时是温柔的妥协,却也总能峰回路转地实现。现在他要在精心规划的梦想蓝图里加上一条,哪怕拙劣,哪怕冲动,也要请求蔡徐坤让自己留在他身边。他会是他随身携带的巢穴,用春天最缠绵的柳枝搭建,是唯一绕他公转的太阳,融化所有积雨云,是他绝对忠诚的骑士,守卫坚不可摧的城堡,亟待一位精致绝伦的贵公子坐镇。


玫瑰张牙舞爪,躲在玻璃罩里面,天真地炫耀着自己的美貌,和足以抵抗野兽的四根刺。可是他呀,远不如自己表演的那样强大,需要一位死心眼的小王子,了解和呵护他的全部心意。


Fin


ps

之前写的本文后续

想撩却被反撩的小王表白现场



评论(2)

热度(59)